玛格Rita(Margaret),明日的战事今日的想起

自学成为美国第一个女性战地记者,而三名在枪林弹雨中倒卧战地的本地摄影记者的个人影像和作品

打破战场限制:玛格丽塔(Rita)(Margaret)·希金斯

● 吴启基 报道

无冕之后与战场玫瑰:消息史上的女记者们

19世纪初叶,即便经历了反复关键战争,米国女记者们的身价有所提升,但无论是军方或者报社的编辑们,他们都不期望女性的身形出现在前线。可是其中有一位女性打破了军方的沙场规则限制,甚至说服了Mac亚瑟(Arthur),在战场上成为明星、乃至米国的表示;同样,她也突破了编辑们的重重阻碍,在信息天地结实累累,成为第一位拿到普利策奖的女性。她因打破常规,报道战场而有名,最后却因战事而溘然离世,她是玛格丽特(Margaret)·希金斯。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截止36年过后,一项汇聚135名战地记者当年所拍300多幅素描随笔的越战油画展,巡回来到新加坡共和国展出。在这不乏大师名作的爱慕展览中,一幅幅触目惊心的图像无声地演绎着刺骨的野史,而三名在枪林弹雨中倒卧战地的地面素描记者的民用影象和小说,更令人无限感慨。

“新一代女记者”与第二次大战机遇

想必玛格丽特(Margaret)·希金斯从诞生发轫,就和东方结缘了,她的四伯劳伦斯·希金斯是轮船集团的职工,负责远东地区的船务,1920年,Margaret·希金斯出生于香岛,3年后希金斯一家搬回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加州,最先了回归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的生存。

玛格Rita(Margaret)·希金斯作为战地记者,平常在沙场之间飞行,她最资深的肖像也多摄于机场。

希金斯与同时期很多知名记者不同的一点,是他完全接受了消息学高等教育。她的先辈们,无论是帕姬(Peggy)·赫尔、内莉·布莱仍然马莎·盖尔霍恩,基本都不曾受过消息教育——赫尔是个排字工,自学成为美利坚联邦合众国首先个女性战地记者;内莉·布莱则是生存所迫,凭借顽强的性格和传奇的经历让她一举成名;马莎(Martha)则因身体原因遗憾地退学。希金斯先是在加州的伯克利(Berkeley)高校专攻意大利语,拿到了文艺大学生学位,这和广衢州一代的信息记者相比,已经是一个非凡巨大的做到了。但是他毕业后从西海岸启程前往伦敦,之后又在哥伦比亚大学消息高校上学拿到消息学专业的硕士学位,这仍然要拜普利策所赐。1911年普利策去世,按照遗嘱第二年建立了哥大音信高校,随后还开办了普利策信息奖,与普利策同时期的内莉·布莱没有那种受教育的机会,而赫尔、Martha错过了黄金时期,Margaret·希金斯表示了新一代的、接受了音信高等教育的女记者,她们的戏台无疑更广阔。

1942年,希金斯走进了美利哥举世瞩目报纸《伦敦先驱论坛报》的办公室,正式成为报社一员,此时伦敦平安,但世界正处在战争荼毒之中,希金斯申请到非洲报道战事,编辑部的答疑很粗略——不行。不因为其余,只是独自的性别歧视。固然美利坚同盟国女性通过几十年不懈努力,在希金斯出生的那一年拿到了选举权,但社会时尚依然期待把女性束缚在家里,在音讯行业里也如出一辙,战争暴发报社选派的再三是人高马大的男记者,对女性记者的提请则会想方设法地拒绝,只要求他们写一些有关风尚、烹饪的篇章。希金斯自进入报社之时起,就提请前往非洲,经过了两年多的力争,加上前线也有女记者的判例,编辑终于同意了他的乞请,希金斯终于踏上了亚洲次大陆。

战地记者玛格丽塔·希金斯的常态。由于面相姣好,希金斯甚至早已当过模特。

在北美洲,希金斯先被派驻伦敦(London),继而常驻解放后的法国巴黎,随后,她的行程随美军进攻箭头的针对性而动,先后报道了盟军在法兰西共和国和德意志境内的战火,就在北美洲战场战火即将消失之际,希金斯自己也许也不了解,她即将揭秘人类历史最黑暗的一页。

1945年5月29日,希金斯和有些记者在前往哥本哈根的征途上遇到一支吉普车队,这支车队的目标地不是纳粹的巢穴布拉格,而是它边缘的一个小目的——达豪。希金斯敏锐的发现到这将会是一个重大音讯,她和壁画记者申请随行,意外地变成第一批解放达豪集中营的美利坚同盟国人。在达豪集中营外,希金斯发现了“死亡铁路”以及大气战俘尸体。希金斯原本想随军对达豪集中营发起强攻,但党卫军已经挂起了白旗。参观完达豪集中营的希金斯万分震惊,她原来以为毒气室是苏联反德宣传的伎俩,没成想竟是事实。愤怒的美军士兵屠杀了妥协的党卫军战俘,她敏捷采写了连带报道,发回伦敦总部,但第二天希特勒自杀和德意志将要投降的音信铺天盖地的充满各大报纸头条,希金斯的稿子被挤到一旁。

玛格丽特(Margaret)·希金斯和《星条旗报》记者Forster随军解放达豪,达豪集中营的报导和大气展现集中营惨状的照片便来源于他们二人。图中戴皮帽坐在吉普车副驾驶地点的便是前往达豪途中的希金斯。

解放达豪后,希金斯又报道了然放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苏军攻克柏林(Berlin)以及尾声的台中大审判,作为117位授权随军报道第二次大战的女性记者之一,希金斯在战乱中向人们显示了女性可以做得更好,可以打破报社的范围和沙场的健康。纵观第二次大战时期的沙场女记者,希金斯无疑是万幸的,她没有备受军方太多阻拦,没有因战场违规而被惩罚,完整经历了大战,实现了祥和的“英雄梦”。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截至之后,米国人曾拍摄了一文山会海电影,其中不少由当代大导演执镜,有名的如《猎鹿人》(The
Deer Hunter)、《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 )、《野战排》(柏拉图(Plato)on)
和《全金属外壳》(Full Metal 杰克(Jack)et) 等,成为影片经典。

疏堵麦克阿瑟(Arthur)(Mac阿瑟),朝鲜战地扬威

世界第二次大战截至之后,“让女生回家去”的主见不断,大量女性战地记者回到美利坚联邦合众国,而希金斯努力在《伦敦先驱论坛报》驻日本首都记者站申请到了一个职位,准备开头和气的东方的音信记者生涯。没悟出,那些平凡的调职又五遍让希金斯站在了战争舞台上。

1950年11月25日天亮,朝鲜人民军在金日成的指挥下挥军南下,越过三八线,向毫无准备的南韩武装力量进攻,尚未进入战争状态的韩军节节破产。战争突然从天而降,希金斯登时申请前往朝鲜报道战况,不过报社编辑们的歧视仍尚未没有,他们期望派自己最富经验的男记者霍莫尔(莫尔)·比加特代表希金斯。希金斯据理力争,坚持不渝留在朝鲜,向报社表示愿意通过报道与比加特在战斗头版一事上一较高下,单方面退出绝无可能。比加特记忆此事时充满烦恼与敬佩:“我觉着我是首席记者,理应派往朝鲜,而她应当回到东京(Tokyo)。但他不这么觉得,她是个特别勇敢的人,近乎疯狂的英勇。对于结果,我很吃惊,也很怨恨。”显明,希金斯保住了战地记者的座席。

玛格丽塔(Rita)·希金斯在朝鲜前方对军队领导提问

烟尘发生两天后,希金斯随美军飞机飞抵南朝鲜,进入陷入北朝鲜重重包围的首尔SEOUL,深夜就睡在美利哥军事顾问团的大楼里。战争进程之快速抢先了任什么人想象,希金斯深夜刚进首尔SEOUL,早上就传出命令——首尔将要失守,所有人即刻南撤。就在这一天晚些时候,北朝鲜军控制了首尔SEOUL。撤退本来是按计划展开的,可是慌不择路的韩军为了阻拦朝鲜如潮的攻势,在上司的默许下,决定将汉江桥梁爆破,延缓敌军进攻,希金斯等人对此毫不知情。九月28日凌晨两点半,3000余磅炸药被点燃,资水桥梁爆破,本次爆破造成桥上大量逃亡百姓伤亡,大批韩军、南逃百姓和希金斯等记者被困于赣江北岸。冒着飞机轰炸的安危,希金斯等人坐摆渡船抵达九龙江南岸,而朝鲜军队很快就进抵松花江。第二天,希金斯随麦克Arthur(Mac阿瑟(Arthur))再次回到日本。希金斯将这几日混乱不堪的境况和烟尘进程发回伦敦,很快就变成了朝鲜战地上的影星。

在朝鲜,麦克阿瑟(Arthur)(Mac阿瑟(Arthur))将军是桀骜不驯且最好讨厌记者的,二战中,他曾在解放菲律宾后不准报道,将大气记女者困在关岛,希金斯也熟谙这厮个性,理解假如想在简报世界有所作为,必须取得Mac阿瑟(Arthur)的可以。希金斯见到了麦克阿瑟(MacArthur),将军企图用套话和旧观点让希金斯废除念头,并开玩笑地说:女性应该远离战场,这里有太多不便民的地点。希金斯的作答使她闻明:

“没关系,大不断方便的时候,空军陆战队用马路这一面,我用另一头。”

玛格丽塔(Rita)·希金斯与麦克Arthur交谈朝鲜战况。对于女记者一向严苛限定的麦克阿瑟(Arthur)(MacArthur)来说,希金斯是唯一的不等。

麦克亚瑟(MacArthur)显明为人性“近乎疯狂的英武”的希金斯折服,承诺只要有战争报道,希金斯不会惨遭比男性记者更多的限量。希金斯也确认,将军信守了诺言。Mac亚瑟(Arthur)对于女记者在朝鲜报道的禁令知直到1951年才截止,这往日都是从严的军事管制,而唯一打破这一范围的,唯有玛格丽塔(Rita)·希金斯一人。

1950年九月,希金斯随史密斯(Smith)支队抵达春川,目睹了美军与朝鲜的率先次竞赛,随后,她在前沿采写报道,抢救伤病员。九月15日,美军起首反扑,在熊津登陆,向朝鲜进攻。希金斯随军登陆,并紧跟着陆战一师的步子跨过三八线,直到长津湖,她的报道风格深受美利坚合众国民众热爱,加上希金斯是为数不多的女记者,她及时成为报界明星和军方宠儿,一时景色无两。1951年,希金斯出版《朝鲜战争》一书,讲述了大战起头惊心动魄的那一段时光,很快风靡全美。同年,因优异的国际报道,哥大信息高校非凡毕业生希金斯荣获普利策音信奖,这是女性历史上首先次夺得该奖项。值得一提的是,比加特也赢得了该奖,勇敢的希金斯向她表达:女性,在沙场报道上,同样可以做得很好。

这么些影片中出现的人士,有四处逃生的赤子,状况凶险的新兵。但有没有人注意到,这多少个拿着相机奔跑版画的战地记者?

不便的越金华讯环境

1952年,希金斯和一位名将结婚,那条信息也充满了大量报章,希金斯不仅仅是消息记者了,她早已变为了一个巨星,米国女性的意味。1953年朝鲜战事停止,她回来美利哥,专注于写作,在1955年程序出版了《信息是一件奇怪的事》、《红线绒与黑面包》讲述自己的战地记者经历。这一时期里,希金斯的通讯对象“高大上”起来——西班牙一意孤行领袖佛朗哥、苏联的赫鲁晓夫、印度的尼赫鲁都改为了他新闻稿里的情节。1958年和1959年,希金斯家中添丁,诞下一儿一女。本以为就此便足以和战场挥手告别,然而米利坚在东方另一个沙场又与中共较起劲儿来,这里是越南。

玛格Rita·希金斯在飞行器上撰稿

1959年,美利哥先导频繁参预越南,在战争初期,美利哥很少有记者报道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所有音信都是由军方和南越政党放出,这使得美利哥众生分外不满,对涉企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质疑声四起。在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时期,记者的采集限制已经特别宽松了,凭借一张记者证便可以随便进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上至军事长官,下至平民百姓都足以承受采访。女记者们的对待也比往日要好广大,她们可以随军采访,也足以报道男记者们鄙视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流离之苦;士兵们也和女记者们很合得来,在飞行器上会让座给女性,各类便利的标准使得涌入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信息记者进一步多,仅登记在册的女性记者就多达467人,很四人甚至是以随机撰稿人的地位前往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

玛格丽特(Margaret)·希金斯在越南剪短头发,这便于她随军采访也好打理。

在越南的众多音讯记者对这一个国家的知识一无所知,而游击战、丛林战、胡志明小道等专闻明词也让他俩的编写胸闷不已,就算派驻记者众多,但有卓绝小说者很少,而美利坚合众国众生眼中的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人形象一会儿是遵纪守法的好人,一会儿又改成杀人放火的匪徒,加上平常有美军对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民众无差异屠杀的音信频出,这都使希金斯很愤怒,她强烈的爱国心告诉她,记者们只了然南越政坛的不足而忽视了北越的各种恐怖行径。1963年,43岁的希金斯启程前往越南,先导了人生最后一回战地采访之旅。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条件是不方便的,首当其冲的就是生命危险。整个越战期间,有63位记者殉职,其中,三位女性遇难,两位曾被北越武装俘获监禁。其次,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根基设备很差,甚至不如朝鲜战场。有时候为了打一通电话确认音信需要一早晨,而音讯稿件拟好必须飞速发生,因为夜间军方会切断电力,而食物的不够会让狄基·夏Bell这样的女性迫切,与部队随行的女记者要和小将错开使用卫生间的年华。性别歧视仍然存在,当女记者们想去报道战争时,男性记者会嘲笑她们“你去写寡妇和孤儿吧”或者“你的彰显已经达标了最差的男性记者的一半,你很成功了”。

在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殉职的女记者狄基·夏贝尔(Bell)。夏Bell和希金斯一样,百折不挠反共立场。她拍照战争照片而饮誉,著作多发表于《生活》和《国家地理》杂志。1965年一月4日,在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两遍拍摄进程中夏贝尔(Bell)踩中地雷身亡,成为越战期间牺牲的三位女性记者之一。

早晚,这些困难就是是大腕记者的希金斯也要打败。不过已过了已过不惑之年的希金斯没有再采写自己亲历的烽火,而将眼光放在了政治事件上,把所有自己的见解集结起来发给《伦敦先驱论坛报》。在消息专业和爱国主义上,希金斯毫不犹豫地选拔了后者。1963年,佛教起义发生,希金斯百折不挠认为这是受了北越政治力量的离间,南越政党在宗教宽容上做出了最大努力,而面对僧人的自焚示威时,希金斯认为这是诱惑人们对南越当局的憎恨情感,无法反映宗教歧视在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农村普遍存在从而导致这种不幸。当然,希金斯也不用一味护短,她也就美利坚联邦合众国政党参预南越指出了抗议,但总体来说,爱国心驱使他离音信专业风流云散。

这一个身穿迷彩装,穿梭于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场和印支半岛的疆场报道英雄里,有和我们关系密切的新加坡共和国人:邱谦诚、岑启辉和孔雀之国族的Charles策拉巴(Charies
Chellapah)。五人最终死于枪林弹雨,他们的作品和个人影象,最近面世在南美洲留影之月(Month
Of Photography Asia)的越战素描展中。

希金斯的光明与陨落

希金斯将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视界集结出书,取名为《大家的越南梦魇》,希望人们正视战争,帮助花旗国的国度策略。当然,这引起了襄助像Martha·盖尔霍恩等同情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美利坚同盟国全员的不满。1965年,希金斯在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执行四回采集任务后感染了少有的热带恶性疾患,身体渐渐消瘦,第二年就一命呜呼了。希金斯逝世,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仍未截至,大批女记者连续进入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或为消息可以,或为探求真实,亦或目标是是像希金斯一样坚定不移米利坚法政科学而去纠正旁人。这场战乱成就了众多女性记者,而希金斯因战乱疾病而英年离世,无疑是令人可惜的。

玛格丽特(Margaret)·希金斯与他最知名的一张相片的合影。

希金斯的生平很清亮,她的募集足迹遍及欧美和远东,她无意中变为了第一批解放达豪集中营的人,她参加了布里Stowe的百年大审判,他见证了大韩民国邻近亡国的每天,她有机遇和弗朗哥、赫鲁晓夫、尼赫鲁谈笑风生,她能不顾群众反对,对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工作说出自己的见解……这都是一个战地记者希望经历的传奇人生,而“第一位获普利策音信奖的女性”帮她永远在这一个行当的野史里占用了第一职务。

她是美利哥女性战地记者承上启下的一代中的佼佼者,她大胆拼搏的故事激励了一批立志从事音信报道的女性,贝佛莉·迪普就是读了希金斯的故事才进去了战地记者这个行业。希金斯是励志的,美利哥从“女性不切合战场”到“战场为女性开放”,离不开她的着力。同样,希金斯是特立独行的、总想打破限制的人,她能取得麦克Arthur(Mac亚瑟(Arthur))的可不,她一样坚定自己的反共立场,无顾外人看法,不惜与反战人员反目成仇……她的各种,留待后人评说,而他在军用机场留下的相片里的笑容却会长存。希金斯去世后,与老公合葬于阿灵顿江山公墓,也许,对于这位一生随美军做战地报道的音信记者来说,这是最好的劝慰。

玛格丽特(Margaret)·希金斯尽管是在原则最好困难的地方报道战争,但她留下世界的更多是笑容。

美利坚合众国发行的缅怀玛格丽塔(Rita)(Margaret)·希金斯的邮票,邮票的是她听从一生的《纽约先驱论坛报》。


参考:

《二战时期U.S.A.战地女记者》王黎燕

《越战期间米利坚战地女记者钻探》李京槿

正文头阵于十五言,图片源于网络,欢迎转载,转载请与十五言AI联系~

正文献给活泼而不失优雅的邓小姐~

从1946年至1975年,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经历了世界第二次大战后从法兰西殖民者手中独立,不久崩溃为南北越,旋即进入漫长持久的美越战争的切肤之痛历程。战争一贯继续到1975年12月西贡沦陷才划上休止符。整个战争时代,在打得如火如荼的沙场上,先后晃动过几千个记者的身影。来自世界各地的传媒记者,有男有女,出发到战争前线,最后有300几个人去世或失踪。生当乱世,烽烟滚滚,他们为世界和人类,留下了最无助、最苦难的画面。

■135名摄记的

300多幅战地摄影

幸运在水墨画展记者会上访问到二零一九年80岁的地面信息界前辈陈加昌和一次美利哥普利策素描奖得主提姆佩兹(提姆Page),后者也是此次展览的135名战地记者所拍摄300多幅照片的收集者之一。另一位收集者是豪斯(House)德化士(Horst
Fass)。展出的还包括有名的匈牙利战地记者罗帕特卡帕(罗BertCapa)及英国战地记者拉里(Larry)伯Rose (拉里Burrows)的版画创作。六个人分别在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和老挝遇难。

可敬的佩兹和化士,在战乱停止后出钱效劳,把牺牲同行的照片收集整理成一本小说集《安魂曲》(Requiem)来见证时代。这也构成了此次摄影展的主干内容。

陈加昌说,死去的同行当时多还年轻。谈到与邱谦诚及岑启辉的情谊,他记念说,当年他是泛亚社的文字记者,需要肖像就向劳动于《海峡时报》的邱、岑六个人呼救。邱谦诚是新加坡共和国人,大他12岁的岑启辉来自内罗毕,六人友情深厚。后来六人相差报界成为业余壁画师,又各自于1964年和1966年赶赴西贡,插足美利坚同盟国广播公司(ABC)成为电视机油画记者。

募集经验充分的陈加昌,在1954年就第一次跻身越南采访,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期间不时出入南越和印支半岛。展出的一张照片呈现:当时在西贡的非洲记者一贯接触,即便平时分别住在不同酒馆,聚会时却讥讽地自我命名为香艳力量,其中有日本人和新加坡共和国人。而当场美军总部每一天五点钟的烟尘发表会,也被众多记者名叫荒唐的五点钟,嘲讽其报告情节的虚伪不实。

■回想最终的告别

已经问世过《麻烦的街坊——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等书的陈加昌,二〇一九年年初将出版个人记忆录《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我在实地》,新书厚400页,内容分成多少个部分:越战历史勾勒,南越名妇女陈丽春和滕雪梅,越战记者人物谱。

访问在展览现场开展,满目皆是越战的难得图片和笔录,他感慨系之地说:死去的记者不是好的信息记者,记者应该长命百岁见证时代才对。——这话包含了多么复杂伤痛的真情实意!令他最难以释怀的是,在与北越接壤、记者伤亡最要紧的广治省,他的两名新加坡好友命丧斯乡。

陈加昌谈到与邱谦诚岑启辉的终极告别:这是1972年2月某日的西贡,夜里我在岑启辉的小吃摊房间话家常,邱谦诚因为宵禁而一筹莫展重返。只记得岑四次以浙江话说很恐怖!,越共的武器越来越漂亮,两边交锋的烟尘也更加强烈,想尽早回到新加坡共和国和家属团圆。凌晨四时,一度被宪兵阻路的邱谦诚也总算归来了酒楼,多少人的讲话中,都一再表表露回家之念。可惜那一遍过后,我就再也从未观望他们了。

战火无情。五人夜会的五个月后,邱谦诚和岑启辉就在一回举行拍摄任务时被子弹击中倒卧沙场。

藏蓝色的哀悼

假诺照片不好,这是因为距离不够近,这是名牌战地油画记者罗帕特卡帕生前的一句名言。

罗帕特卡帕是匈牙利裔美籍壁画记者,他一向争取中距离的视频风格和要求,最后他在1954年时12月25日丢了性命,享年41岁,地方在越北的处暑。他的死于非命,当年是一则十分轰动的国际消息,更是高卢鸡音讯图片供应社马格南(Magnum)的重大损失。

卡帕是20世纪最闻明战地素描记者之一,也是马格南发起人之一。他还写过一本关于素描的书《失焦——卡帕战地油画手记》(Slightly
Out Of Focus) 。

他对阵争壁画经验丰裕,曾插足报道了20世纪的五场重大战争:西班牙内战、中国抗日战争、第二次大战非洲战场、第一次中东战争以及第一次印支战争。第二次大战期间,卡帕还跟随美军报道了北非、意大利的军事行动,Norman第登陆中的格勒诺布尔海滩战役以及时尚之都的翻身等重大事件。

卡帕被认为是决定性弹指间的集大成者之一,他的著述经过凝结刹那间,再次出现战争的残忍和残暴,为世人留下了成千上万记念长远的优秀著作。

■开创战争资讯的多姿多彩时代

——Larry伯罗丝(Rose)(Larry Burrows)

大英帝国战地记者拉里(Larry)伯罗斯(Rose),也是20世纪最了不起的战场素描记者之一,他记下了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的各个气象和排场,其中许多随笔更成为音信水墨画经典,他也成立了战争资讯素描的花花绿绿时代。

就如受访的提姆(提姆)佩兹说,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使美利坚同盟国第一次吃了败仗,也使音讯摄影第一次有了色彩。和同期采访的其他摄记不同:外人只可以拍黑白照片,只有伯罗丝(Rose)七彩上阵。之所以这么,是因为她曾担纲《生活》杂志伦敦(London)分社的暗房技师多年,对胶片的拍卖经验老到,伯罗丝的小说很快打进出名的《生活》杂志,成为战争报道中最吸睛的情报大卖点。

1961年,拉里(Larry)伯罗斯(Rose)在老挝采访时不幸坠机身亡。

■他的相片

牵动了

反越战运动

——亨利(Henley)费德

(Henri Huet)

本年四月9日至1月10日在香水之都举办的越战素描展中,法兰西摄记Henley费德生荣死哀,受到大面积注意。他也是身价崇高的罗帕特卡帕金牌奖的赢家。

费德生于越南,三叔是高卢雄鸡人,三姑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人。作为记者,他在左右20年中,曾充任过花旗国合众国际社(UPI)和美联社(AP)等享誉通讯社的素描记者。在越战采访中,他以协调的画面记录了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国民的惨痛和国度的分离。

她的图片从不同角度反映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战争中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士兵的疲态,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全民的悲愤和小孩子的恐怖。这一个动感十足和完全参预事件的照片,富有强大感染力,一照牵动万人心,对改变美利坚同盟国人的越战观念起了很大职能,也为花旗国风起云涌的反战活动提供了增长的参照。

1971年1月10日,费德乘坐直升机飞往老挝出差,不幸身亡,位置是在老挝南部。当时他俩一行人迷失于守卫森严的胡志明小道,遭北越遭精锐部队炮火攻击,机毁人亡。一起遇难的还有其余11名素描记者。

当地三摄记

有去无回的采访

三名死于越战的新加坡水墨画记者——

●查理(Charles)策拉巴(右上),服务于美联社,1966年六月在西贡野外的古芝地区误踩地雷身亡,时年27岁。

●邱谦诚和岑启辉(左上及左下),服务于U.S.广播公司,1972年七月履行拍摄任务时一头在南越的广治省战地遇难,丧生时分别为36岁和48岁。

●南美洲素描之月的越战水墨画展是一项巡回展出,本地展出日期:已起头,展至11月21日

光阴:深夜11时至早晨7时(星期天及假期休息)

地方:南洋科学技术大学第一、第二展厅(80,Bencoolen street)

●四月23日晌午12时至2时有摄影展导览,主办机构欢迎群众参预,并向三名殉职的新加坡共和国摄影记者致敬。

同意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拔,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样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规范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负担。